春晚紅包火爆背后折射的三大問題

2015年2月19日0時50分左右,中國人一年一度的精神大餐-----春晚落下了帷幕,不同于往年春晚結束后網絡上一片吐槽或者點贊之聲,這一年結束后關于節目的討論太過于平靜,雖然微博上“銀教授”、“所長別開槍是我”這類的段子手還在盡職的編寫吐槽神句,但引發的關注相比去年冷落了不少。

       2015年2月19日0時50分左右,中國人一年一度的精神大餐-----春晚落下了帷幕,不同于往年春晚結束后網絡上一片吐槽或者點贊之聲,這一年結束后關于節目的討論太過于平靜,雖然微博上“銀教授”、“所長別開槍是我”這類的段子手還在盡職的編寫吐槽神句,但引發的關注相比去年冷落了不少。

 

       當然,“平靜”是相對來說的,因為在這個所謂的“平靜”背后,為數眾多的不同地域、不同年齡、不同職業的中國人都沒有休息,但相同的是這些人手里都拿著一部手機,開著微信,在進行搶發紅包的慣性動作,然后入睡或者繼續為了熬夜而熬夜。當然,比這個時間段還火爆的盛況出現在2個小時前,也就是2月18日晚上10點30左右,微信和春晚官方進行合作,全國人民一起搖一搖。據微信的數據顯示,這個時間點微信搖一搖互動總量達110億次,峰值時1分鐘就有8億次搖動,輕松的碾壓了Facebook、推特、微博、QQ在內的任何一款社交網絡創造的全球互動記錄。

 

      很多人對數字沒有概念,無法理解1分鐘8億次的互動是何等壯觀,何等的氣吞山河。我們來列舉下全球近幾年熱門的社交網絡互動事件背后的數字:

 

      2009年7月,百度魔獸世界貼吧“賈君鵬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一帖火爆中國互聯網,2天內回帖超過30萬。

 

      2013年11月,《特種兵之火鳳凰》單日網絡播放量達1.5億次,超過《甄嬛傳》的1.2億次。

 

      2014年1月,有著中國第一電商美譽的12306網站方面透露,峰值每秒點擊超過24萬次。

 

       2014年3月,奧斯卡頒獎典禮現場,大表姐等好萊塢十多位明星合影,然后發布到推特。數天內轉發超過300萬次,打破了奧巴馬2012年宣布連任美國總統的推文轉發記錄。

 

      2014年4月1日,文章通過微博發布出軌道歉文案,單日轉發量超過130萬次,超過王菲離婚發布的文案轉發量。

 

      2014年12月,《星球大戰:原力覺醒》預告片在youtube四天內播放突破6000萬次,已經超過《侏羅紀世界》5390萬次和《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的5060萬次。

 

      除此之外,2014年結束的世界杯,德國隊1:0勝出的決賽有關的Twitter消息創下了一分鐘618725條的高峰紀錄,總消息量為3210萬條。

 

      可以肯定的說,2015年春晚最大的贏家是微信,微信此舉也創造了人類營銷史上瞬間參與人數最多紀錄,足可以載入史冊。但微信紅包火爆背后也折射出來三個現象我們不得不警惕,不得不去重視。

 

      服務器無法滿足高負荷運轉 頻頻崩潰

 

      2015年春晚期間參與搶紅包的人在滿足參與感的同時,也必須要忍受著頻頻卡頓、繁忙的微信紅包功能,往往連續數分鐘甚至更久的時間無法使用微信紅包功能,哪怕你家里的確使用了100M網速。

 

     中國互聯網長期以來有一個非常不要臉的公關宣傳現象是:一旦某家企業產品或者服務因為使用人過多而癱瘓,企業不但不著急,反而很高興,到處宣傳他們因為用戶量過多而導致服務器癱瘓。甚至在這種壞風氣的帶動下,一些企業故意人為的進行服務器癱瘓假象,動輒幾十萬臺產品瞬間搶完,或者雇傭群演進行排隊購買產品給外界供不應求的假象。

 

     微信背后的騰訊是中國服務器運維和云計算方面能力非常強的公司,這方面的能力在BAT三巨頭里面也可能僅次于阿里巴巴。在這次可預知的創紀錄情況下,做了及時但沒有多大效果的提前預演,造成了這般境況,實在不應該。

 

     外掛軟件橫生 毀了社交本質

 

      提起微信紅包的成功,在很多人看來是金錢的力量,不過在我看來微信紅包的本質不至于錢,而在于社交,在于人與人的情感溝通,當然某種層面的利益輸送除外。但是,現在通過微信紅包的社交行為正在被扭曲,而這種扭曲的主力軍就是各種技術水平一般但效果非常好用的外掛軟件,也就是這幾天非常流行的搶紅包神器。

 

      2月19日凌晨,微信公布的數據顯示除夕當天有11億個左右的紅包被搶走,我想這11億次的搶紅包動作背后,一定有這種搶紅包神器的外掛助推。2月18日晚間11點,我下載了一款搶紅包第三方的軟件(360手機助手等主流安卓類市場均提示這類軟件為“安全”),然后人就去忙其他事情,沒有再參與了微信群的任何互動,第二天早晨醒來總共搶了數百個紅包,1000多元人民幣。

 

      沒有參與任何社交行為,搶到了1000多元,顯然從哪個方面來說都不是微信所樂意看到的。這種行為,無疑是對微信社交行為的本質最大的傷害,如果任由這種插件發展下去,用不了幾天,就真的全部就是人在干其他的,機器自動搶紅包了。

 

      親情愈發疏遠 低頭族低頭成常態

 

      移動互聯網的出現,方便了人與人溝通,表面上拉進了人與人的感情和距離,但實際上我們看到的情況正好相反。而微信的出現,讓這種情況進一步加劇,春節很多人回家和父母家人團聚,本來是一家人一起嘮嗑閑聊互訴一年心酸或欣喜的時間,但現在我們中的大部分人都在低頭刷微信或者干別的事情。微信在高速發展拉近人們距離的同時,也在疏遠人們心里的距離。

 

      事實上,科技的發展在方便我們的同時,也在扼殺我們固有的很多能力。難道不是嗎?由于用慣了手機LBS功能,很多城市白領一族手機里沒有安裝谷歌地圖的話,都不敢去一個陌生的地方,移動互聯網此時扼殺了我們問路的能力;植物大戰僵尸、憤怒的小鳥等手機游戲的流行,使得我們在閑暇的時間都抽不出一個時間來進行學習或者自我充電,此時移動互聯網扼殺了我們學習的能力;通過智能手機可以進行下棋、打球、斗地主等益智活動和體育運動,而我們現實生活中卻很少動彈了,此時移動互聯網扼殺了我們運動的能力…..等等不勝枚舉,這還沒有把手機對人輻射和視力等生理上的影響算進去。

 

      寫在最后:不管你是否在用,社交網絡都會高速發展。發展的過程中可能會遇到一些問題,而這些問題就是發展必須要承擔的代價。


河北快3开奖详情 股票已经收盘是什么意思 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广西快乐十分走贴吧 平码官网 今日股市行情大盘走势图 管家婆免费仓库管理软件 九游棋牌正规吗 湖北30选5基本走势图 20选5一等奖多少钱 创业板股票代码